雪隧觀點電子報

訂閱雪隧觀點電子報

按此連結《訂閱電子報》,並選擇<加入群組>或將你的電子郵件信箱傳至Email住址會使用灌水程式保護機制。你需要啟動Javascript才能觀看它,由志工人員協助處理。

No212-薛長興樂活館的美麗與哀愁

薛長興樂活館的美麗與哀愁 文/孫博萮

 

201716日,宜蘭縣議會教育小組邱嘉進議員、沈德茂議員、江碧華議員、孫湯玉惠議員視察全運會十項於宜蘭舉辦的競賽場地,其中手球、棒球的競賽場地為羅東運動公園。

 

筆者去電就教召集人邱嘉進議員當天勘查狀況,羅東運動公園內的手球場地將如何安排?對於坊間所傳薛長興樂活館乃是為了全運會的手球場地所設是否為真?邱議員表示「絕非事實」,手球場最終場地尚未定案,薛長興樂活館尚不確定完成期程,風險太大,他建議縣體委會調整(提前)賽程,使用宜蘭大學的場地進行手球賽事。

然根據另一方的消息指出,薛長興樂活館的興建,主要就是因應世大運的手球場地的需求而起,雖教育處表示是「剛好結合」,但未料這個「美麗的相遇」竟受到民意極大的反彈,縣體委會方面也傳出若樂活館的興建期程有變動,手球賽事的安排將面臨要另覓適合的場地的說法。

 


(羅東運動公園樂活館預定地)

 

一月上旬,民眾將自行合成的「薛長興樂活館」場館套繪圖提供予媒體,憂心忡忡地表示該場館的興建可能對於羅運的落羽松林道與大草坪景觀造成衝擊,依圖面看來可能也有部分樹木面臨移植、現有的鳥獸生態也恐受影響,希望建議以將現有使用率並不高的網球場、籃球場加上頂棚的方式,代替興建大型場館、保留綠地,並將省下的錢在宜蘭各校園中增設更多風雨球場,以嘉惠更多民眾與學子,但去信縣政府與薛長興公司建議都未獲正面回應,心急如焚。

 


(民眾提供之自行合成現地套繪圖)

 

議題於媒體曝光後,獲得各界迴響,臉書上也有民眾發起了「與羅東運動公園落羽松綠地一起呼吸」粉絲專頁呼籲共同支持保留綠地,有熱心民眾去訊薛長興臉書粉絲專頁與宜蘭縣政府為落羽松草坪請命,薛長興粉絲專頁回應:款項捐給宜蘭縣政府後,即由縣府統籌運用,薛長興公司並未過問;但也有傳言消息指出,薛長興樂活館原訂去(2016)年年底動工,延宕至今仍未動工的主因,就是薛長興企業對設計與位址都「有意見」,以致直到近期才「定案」。

 

對於相關爭議,先是宜蘭縣長林聰賢於112日在粉絲專頁上「闢謠」,強調「沒有一棵落羽松 會倒下」,13日更大動作由秘書長賴錫祿於縣府召開記者會「澄清謠言」,展示1990年興建計畫書、1991年規劃報告書與陳定南前縣長的手稿,強調「配置設計依照原『羅東運動公園規劃報告書』內容」,場址的安排並未違背羅東運動公園原始的運動設施區所規劃的軸線,也「沒有移動一棵落羽松」。

 


縣長林聰賢於臉書粉絲專頁強調「沒有一棵落羽松 會倒下」

 


(縣府於記者會時出示樂活館預定址位於運動場設施區/攝影:孫博萮)

 

賴錫祿秘書長於記者會中表示,場館造型設計與場址地點都只是規劃的選項之一,但是當被媒體問到「既然只是選項之一,那請問其他的選項為何?」時,卻舉不出「其他選項」。記者會中亦有縣府的同仁表示,民眾所自行合成的示意圖比例有誤,與落羽松林道的距離也不正確,比實際尺寸高,量體也大上很多,但請縣府提供正確比例的設計圖與實景套圖時,縣府也拿不出來。

 


(縣府於記者會時出示樂活館設計概念圖/攝影:孫博萮)

 

根據提供合成圖的民眾表示,建物的高度、比例、尺寸都是問過教育處承辦人員並於羅東運動公園現地丈量後繪製的,包含樹高約12m也是用空拍機測量的,若按建物高度為13m,應該會略高於樹梢,而不是縣府圖面上的低於樹梢,記者會上提供的與落羽松距離為13公尺,但當初電話詢問時是被告知距離35公尺,如此前後條件不一的訊息下套繪出來的圖當然會有落差,加上先前其他關心本案的夥伴也一同四處打聽,問到有民代回覆說「設計已定稿、預計三月招標」等訊息,跟記者會當日縣府種種「未定案」的說詞大相逕庭。

 


(民眾提供之自行合成示意圖)

 

也有鄉親表示,即使縣府的出發點是為了體貼鄉親宜蘭終年多雨運動空間受限的美意值得肯定,但若縣府要提到羅東運動公園的原始設計,為何不是興建原先規劃的綜合體育館、而是根本不在原始設計內的「風雨球場」?溪南缺的是一個設備完善的綜合體育館,而不是透空的簡易球場,且既然要拿出陳前縣長的手稿探討,手稿第五點明白指出:「公園應保持自然及開闊之風貌,不可過於人工化…」大草坪與落羽松林道所形成的整體景緻既已成為羅運的招牌,何以讓人工化的「龐然大物」變成林道的「背後靈」?

 


(薛長興樂活館設計示意圖)

 

對於民眾質疑,為何這樣的「大事」民眾卻都不知情?縣府表示,去(2016)年曾有開過記者會宣布,然回顧去年103日舉辦捐贈儀式網路上的相關新聞與宜蘭縣政府「幸福宜蘭」縣刊12月號,會中僅展示場館模型與指出場址將座落於公園東側,並無註明實際區位,且僅表示將佔地3,600平方公尺,並未標註場館實際尺寸,文內除了對捐贈者的歌功頌德外,照片上參與捐贈儀式的來賓更是看來一片「樂見其成」的祥和氣氛,然當面對記者會上媒體與民眾的連番質疑,數位到場關心的民代紛紛起而叮嚀縣府要注意整體景觀、場址考慮要慎重、應該要做民調、應該要舉辦公聽會…甚至有民代揚言若縣府要「硬幹」,將發起群眾抗爭。

 


(「幸褔宜蘭」縣刊201612月號刊登薛長興老董捐6千萬建風雨操場善舉)

 

此外,若拿「風雨球場」來取代綜合體育場的主要因素為經費不足,筆者不禁疑惑,2015年也吵得沸沸揚揚的國民運動中心,硬是要拆掉宜蘭運動公園原本仍堪用的標準泳池,將國運中心蓋在宜蘭運動公園內,何不運用該筆經費與捐款,為世大運場地好好來規劃與設置,讓宜運的泳池擴充比賽功能與頂棚、羅運的綜合體育場也有機會因運而生?中間究竟有什麼樣的考量或「難處」?縣府其實可以說得更清楚。

 


(縣府於記者會時出示的羅東運動公園原始規劃圖/攝影:孫博萮)

 

羅東運動公園是公共財,雖然薛丕拱老董事長願意捐款蓋風雨運動場回饋鄉里值得感念,但縣府將命名為「薛長興樂活館」的場館置於公共空間,雖是「誌記薛董事長嘉惠宜蘭民眾的善行」,實則頗有為其宣傳廣告之意,雖不知是否為薛長興公司的本意,但是否意味將來任何捐款人都可以用自己的名義,在公園裡設置自己的「紀念館」以打亮品牌?

 

由於本案關乎眾多鄉親對羅東運動公園的情感與雨天運動空間的需求,正反意見紛多,無論是薛丕拱老董的善舉,或是縣府的體恤鄉親雨天的運動需求增設風雨球場都是美意,若是宜蘭縣政府能將本案營造出公民參與社區設施形成的氛圍,其實將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建立起縣民參與宜蘭公共事務討論的模式,無論是位址、型態、功能性,無論以民調、公聽會、討論會、參與式民主,都是可以考慮的模式,在使用者充分討論下,達成兼顧實用與景觀的共識,不但開創公民參與之先河,更將使宜蘭的「民主聖地」形象再上一層樓。

 

 

延伸閱讀

1. 薛長興董事長薛丕拱捐贈樂|大紀元|2016-10-03

2. 薛長興老董愛運動 捐千蓋風雨球場|中時電子報|2016-10-03

3. 羅運落羽松大道將成絕 薛長興樂活館恐將「煞風景」!|指傳媒|2017-01-07

4. 反對羅運興建風球場 民眾不排除號召街頭抗爭|自由時報|2017-01-13

5. 一人一信 羅運落羽松|自由時報|2017-01-11

6. 羅運薛長興樂館設置案 民眾:盼實用兼顧景觀、啟公民參與先河|指傳媒|2017-01-14

 

用LINE傳送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