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隧觀點電子報

訂閱雪隧觀點電子報

按此連結《訂閱電子報》,並選擇<加入群組>或將你的電子郵件信箱傳至Email住址會使用灌水程式保護機制。你需要啟動Javascript才能觀看它,由志工人員協助處理。

No228-撕掉教育的便利貼,給我立可白!

<來稿照登>
撕掉教育的便利貼,給我立可白!
 
文/司馬黑子
 
自從教育處簡菲莉處長空降宜蘭數月後,教育基層對這位來自天龍國的前高中名校校長最大的評價就是:「她是便利貼處長!」舉凡教育處的內部會議、校長課程領導工作坊、全縣國中小校長會議、教務主任會議、學校教師社群課程發展工作坊、蘭陽開放空間論壇、國教輔導團甚至於各項研習等等,無處不是便利貼滿天飛!難道,簡處長靠這小小一張的便利貼,就能巧手翻轉成為宜蘭教育的神奇大法師?
 
願景目標喊口號  華麗夢幻南柯夢
透過公開資訊,我們可以看到簡處長漫天乍響的揭示「宜蘭縣政府教育處八年(2025)計畫目標:超越幸福-就是讓孩子在宜蘭適性學習、成長」願景,外加響亮的Slogan:「從品質到品牌-走一條支持學校成為宜蘭嚴選的教育之路」。以及七項工作目標:學校就是一座科技遊樂園、越來越多家庭成為愛的加油站、營造健康樂活的教育環境、發展多元教育終身學習、打造有機發展的課程與教學團隊、提供優質充足的學前教育資源以及開創全面接納與充分支持的無障礙教育環境等。
 
這些恐怕是宜蘭教育界有史以來最夢幻、最華麗包裝的教育口號?試問:宜蘭縣基層的教師與家長們,有多少人相信與搞懂這是未來的八年宜蘭的教育願景?宜蘭縣有多少國中小校長能如實執行計畫目標,建立學校品牌? 筆者去年就說過:「從雪隧十年看綠色執政的宜蘭教育危機,或許沉重,但下個雪隧十年,宜蘭的教育無法承擔繼續荒唐下去!」(詳見《雪隧觀點NO200》-從雪隧十年看綠色執政的宜蘭教育危機)難道宜蘭的教育只能再次淪為教育口號的實驗場?我們不缺滿口教育大道理的理論專家與引導師,我們需要的是專業務實的教育領航者!眼下的每一年、每一月、每一所學校都需要對的人去做對的事,少來空談八年,畫了大餅,屆時又是「二年官,一年滿,回家好升官」的南柯一夢,留下貼了滿地的便利貼,該找誰清理?
  
加壓貼上大逃亡  擦去抹除減壓力
教育的便利貼或許可以短暫撫慰教育工作者的心聲,這些數以千計的便利貼勢必寫滿了教育現場老師們的焦慮、不安與對未來渴望的夢想,但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我們的教育處到底做了甚麼?我們有看到政策改變了甚麼?這些種子校長在校務經營上可有做了甚麼改變?簡處長履任迄今,教育處破天荒的六科科長全部離職或轉任,新的領導團隊如今可有那些教育政策的革新是讓大家耳目一新嗎?過去一貫強勢的教師工會也噤聲匿蹤,完全不加批判?看到的只有便利貼不斷的貼上、貼上、再貼上!卻不見我們現場老師對教育翻轉的企盼:是期待一位專業務實的教育官員,能有魄力「拿出立可白,擦去、擦去、再擦去所有宜蘭教育現場中的障礙與壓力!」看看近日各國中小教師兼行政人員對上級訪視、督導與評鑑各項行政業務的憎惡(壓力)指數與心聲,難道我們還需要更多的便利貼嗎?詩人葉慈曾說:「教育不是注滿一桶水,而是點燃一把火。」但眼下卻仍是將自己當成是教國團康輔女隊長的「簡菲莉校長」,四處快樂帶團康與呼口號?這樣就能讓學校校長與主任們產出108新課綱的課程?拜託!別再讓我們滿肚子火了!
 
冒進爭先圖虛名  畫虎不成反類犬
教育成就不該是找家雜誌來自我歌頌與浪得虛名!聳動斗大的標題:「學生本來就該上的課,今年想辦法還給他們。」、「每所學校都是新課綱前導學校」、「宜蘭縣是全國第一個成立地方科技輔導團的地方縣市,在這波教育改革中,創造了值得一提的宜蘭經驗。」掀開這些混淆視聽的糖衣,真相本應該是:
 
第一、所有宜蘭縣孩子過去、現在該上的課,每年都是經過教育處的嚴格審查通過,難道課發科科長、課程督學、國教輔導團、督學和一堆視導們,都昨是今非,如今反過來說「想辦法還給他們該上的課」?請問,教育處該不該先究責自己督導不周的錯嗎? 拜託還給現場老師一個沒有過度干擾的教育環境,老師絕對會繼續發揮熱情與專業來教好每個宜蘭的孩子,可以嗎?
 
第二、我們絕對不需要每所學校都沽名釣譽的搞新課綱前導學校,教育處只要將具備專業課程領導能力的校長送進學校,我們自然會做好新課綱的萬全準備!如果連多數校長都還弄不清楚108課綱的精神與內涵,簡處長誓言讓每所學校都是新課綱前導學校,卻依舊漠視小校行政壓力爆鍋,每個學校多如牛毛的業務,還要滿足處長誇下的大海口,這些前導學校的業務是校長做?還是主任做?難不成是要逼全縣將近3/4小校的行政夥伴上演行政大逃亡嗎?拜託饒了大家吧!
 
第三、宜蘭經驗不該是譁眾取寵的媚俗經驗!重點壓根不在哪個縣市搶先成立科技輔導團,而是教育處能否真正做到「資源共享、城鄉平衡」?真正照顧到每一所原鄉與偏鄉小校學生在科技領域的學習權利,這才是值得驕傲的宜蘭經驗!難道教育處不清楚全縣各國中小都缺資訊專長的教師嗎?請簡處長先做到讓每一所原鄉與偏鄉小校的孩子都能共享自造中心的學習資源,與各校配置專業的資訊教育人力再來驕傲地談宜蘭經驗,可以嗎?
 
最後,便利貼的發明是在提醒人類有限的記憶,必須務實精準的掌握當下,優先依序處理最重要的事。並非貼了滿坑滿谷五顏六色的便利貼,宜蘭的教育就能神奇翻轉。教育便利貼更該如是。坦白說,如果能選擇,我們需要的不是一位「帶團康與便利貼的教育處長」,請給我們一位「立可白的教育處長!」
 
延伸閱讀
 

 

用LINE傳送


相關文章